赣州信息网 欢迎您!
搜 索
本页位置:首页 > 黑榜 > 正文

他是黑榜第一高手为护女神重回亮出身份后震惊女神

更新时间:2019-07-06 17:40:42 点击数:229 来源:本站

  群英是东昌市南街区很有名的一家,里面声音震耳欲聋,重金属音乐和里面喧嚣的声音夹杂在一起混乱不堪。

  洛天用了一个月的时间,在东昌南街区,才打探到青龙的姐姐裴容竟然在这群英工作,也难怪洛天会皱眉。

  摇了摇头,洛天走进,径直穿过嘈杂不堪如同群魔乱舞的一楼大厅,洛天扫视了一下,然后直接就往二楼而去。

  洛天刚抬脚,这时一个声音传来,一个身穿西装约有三十岁左右的男子拦住了他的去路,一脸警惕的望着洛天。

  西装男子鼻子里轻哼了一下,毫不掩饰对洛天的鄙视,他可是这保安经理,功夫不弱,退役的军人,不知道打跑了多少的家伙,看着洛天那其貌不扬,甚至有些削瘦的身材,不由的撇撇嘴。

  不过看到洛天手中的简历,这个西装男人还是决定带洛天上去,毕竟最近急缺人手,这是容姐负责的场子,他不敢违背。

  包厢外,一个女孩哭的梨花带雨,衣衫有些不整,暴露的皮肤上,青一块紫一块的,在她的身边,还有一个身穿旗袍的女子。

  淡淡的眼影,波浪披肩,鹅蛋形的美艳俏脸上白璧无瑕,两弯新月柳眉之下那双杏眼妩媚而,鼻子细细高高的,一件高开衩旗袍下雪白的大腿。

  跟随而来的洛天,看到这个女人不由的有些呆了,说实话,洛天见过不少的绝色女人,能够比得上眼前此女的太少了。

  旗袍女子开口说话了,陪着笑脸,眼底的厌恶一闪而过,不过看的出来,这个女人对眼前所谓的南少有些忌惮。

  “喝多,免单?哈哈哈,容姐,你以为我南少缺那点钱么,今天就让这个女人陪我了,她不陪也行,不过你要陪,二选一,怎么样?”

  这个南少原名南春华,人模狗样,大背头油光锃,像是被狗过一般,此刻,不怀好意思的盯着眼前这个称为容姐的女人哈哈大笑道。

  “黄三?的少吓唬我,就是他在,也要给我南春华几分面子,你这个臭女人,不过是爬了黄三几次床罢了,算什么东西?告诉你,惹火我,我让你混得连南街区最下贱的夜莺都不如!”

  旗袍女子,也就是容姐,神色尴尬羞恼,脸色涨红,身体微微颤抖,她是凭自己的本事,来管理的,从来没有出买过自己的身体,却是被眼前的这个男人说的如此肮脏不堪。

  “南少,不要!”那个西装男子是这里的保安经理,受顾于容姐,如今看到容姐要吃亏,硬着头皮站了出来,不是制止,而是请求。

  “滚,再敢拦连你一块打!”这个南春华一脚把这个西装男子踹开,同时,对着容姐狠狠的扇了过来。

  容姐闭上了眼睛,准备迎接那更加羞辱的时刻到来,只不过,这一巴掌并没有落下来,却是传来一声杀猪般的叫道。

  南春华只感觉自己的手被一双铁箍紧紧的箍住,动弹不得,连骨头都要断了,而他更惧对方的眼神,那双眼睛冷漠,无比,充满了杀机,让他心里害怕无比,色厉内荏的说道。

  这只大手的主人自然是洛天,看到这个混账东西竟然在欺负自己兄弟的姐姐,放在以前,他会一拳打爆他的脑袋,现在却是淡淡的说道:“我是新来的保安!”

  他么的,搞了半天不过是个小保安罢了,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东昌市长呢,居然敢对他动手,简直是吃了熊心豹子胆!

  其实这两个保镖是在楼下喝茶,听到动静才赶了过来,正好看到他们的主子在地上滑行到他们脚下,还没有弄清楚什么情况,就遭来一顿恶骂,心里也是憋屈,不过雇主的话,不能不听,拿人钱财替人消灾的道理他们还是懂的,于是两人一左一右对着洛天扑了过去。

  洛天抬手就是两巴掌,像是拍苍蝇一般,声音在走廊里回荡,南少脸上那毒辣的狠笑还没有消失,还等着看洛天被打残呢,,却是看到自己的两个保镖向着自己飞了过来,直接压在了自己的身上,压的他直翻白眼,差点背过气去。

  洛天扬着巴掌,很得意地走了过来:“怎么?还打不打?不打就滚,下次再敢来,打断你们的腿!”

  没有想像中的鲜花和掌声,洛天摸了摸鼻子,本来还想做一个向大家挥手致意的动作,看到众人的目光中既有敬佩又有同情的眼神,洛天似乎明白了什么,因为他惹了不该惹的人。

  转过身来,容姐有些忧郁的眼神望向身高足有一米八的青年,感激道:“小兄弟,谢谢你,这次麻烦大了!”

  “没有关系,容姐,您不是答应让我做这里的保安了么,那么您的事就是我的事,任何人欺负你都不行!我是说的任何人!”洛天咧嘴一笑随意的说道,一双眼睛坚定无比,淡淡的狠厉一闪而过。

  “容姐,要不要我们去”另外一个有些猥琐请求道,因为那个房间的小姑娘长的极漂亮可爱,身材一流,既然人家有要求,干嘛不满足呢,对不对?

  “本小姐要男人,给我来上一打?快点,哈哈,王八蛋,王天华,本小姐死也不嫁给你,你这个狗东西,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是什么货色!呕”

  房间里,一个身着短裙,上衣穿着一个齐腰半截小可爱的漂亮女孩,脸像小美女一样可爱,红彤彤的,打着酒嗝,对几个劝说的服务生又抓又挠,其中一个胳膊还被她抓伤了。

  “容姐,实在不行,我们帮她一下吧,找几个年轻力壮的服务生,也许我们以后的业务还会拓展”一个经理模样的家伙凑到容姐面前猥琐的说道。

  “放屁,她只是喝醉了,还只是小姑娘而已,是个良家!”容姐看人极毒辣,一眼看出这个小女孩不是出来买的那种。

  也难怪那个经理想满足这个女孩,说实话这个女孩长的确实漂亮,身体扭动间,春光似瘾若现更是激起男人的原始本质,如果不是容姐平时管理严格,估计这几个服务生就满足这个小丫头的要求了。

  容姐有点束手无策,她还从来没有遇过到这种另类的女孩,又撕又打,像只小老虎,竟然还口口声声要男人,这不是胡闹吗?

  而且从这个女孩的穿着来看,一身还都是名牌,那一身衣服好几万,绝对不是一般的女孩能穿的起的,连自己都不舍得穿。

  “你?我告诉你,可不能乱来啊,这个女孩来历不明,不过肯定不简单,不是官二代就是富二代,你惹不起!”容姐看着洛天那笑眯眯的模样,郑重的警告他。

  “那好吧!”容姐狐疑的看了一眼洛天,经过刚才那件事,她对洛天有种莫名的信任感,觉得这小子应该不是那种色胆包天的人渣。

  本来劝说拉扯自己的几个服务生一下子走了,这让这个醉酒女孩一下子没了着落,看到洛天一个人单独面对自己,还色眯眯的,女孩突然有点害怕起来。

  “嘿,小妹妹不要害怕,大哥哥没有恶意的,你不是找男人吗,我就是你要的男人,而且功夫超好,来吧,保证让你很舒服的!”

  夏天,衣服穿的衣服本来就少,洛天只穿了一件黑体恤,一件牛仔裤,不到三秒,刷刷刷,这货竟然都脱了下来,只剩下一个紧身的,男人的特征很明显,鼓鼓囊囊的一大包,清晰的显露出那可怕的轮廓,身体很强壮,肌肉很发达,充满着暴发力,一看就是具有很强的侵略性的型男。

  女孩看到洛天要玩真的,顿时害怕了,这个家伙像是老鹰捉小鸡一样,两只大手直接向自己的抓来,顿时酒吓醒了一半,尖叫起来,脸上充满了惊恐。

  女孩真的吓坏了,又抓又咬,却是被洛天轻松的制住了,把她的双手按在沙发上,笑眯眯的望着她,像是在欣赏自己的猎物。

  “我不管你是谁,现在我可是你的客人,我当然好好的为你服务了,你就是报警我也不怕,嘿嘿!”洛天咧嘴笑着凑起大嘴就向女孩的脸上拱去。

  “啊,不,我不要了,求你放过我,呜呜!”女孩真的害怕了,硬的不行,只好来软的,开始求饶,还哭了起来。

  洛天点点头,有些不舍的放开女孩那柔若无骨的小手,刚才的感觉真爽,其实如果女孩真的强硬起来,洛天还真的没有办法,他不可能真的上了这个丫头,尽管很人。

  “王八蛋,让你欺负我!”女孩一解放出来,像只小狮子一样,扑在洛天的身上张开小嘴狠狠的咬了下去。

  “臭丫头,你属狗的啊,让你咬!”洛天伸出巴掌重重的打了一下她的,女孩吃疼啊的一声叫了起来。

  “看来刚才收拾的你还不够啊,再来,这次要来真的了!”洛天作势用力一把把她抱起来扔在沙发上,又扑了过去。

  “哼!”女孩狠狠的白了一眼洛天,拿起水杯一饮而尽,而后看向洛天,不由的一呆,这小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把衣服穿上了,这也忒快了吧。

  门外面,那个大堂经理听到里面的叫声,喉结滚动了一下,那是又妒忌又羡慕啊,靠,这个办法我也会啊,而且还是熟练工呢。

  容姐双臂抱肩,站在那里,镇定自若,她不知道洛天用的什么办法,不过这小子的办法肯定不是好办法,但是她莫名的相信洛天,应该不会乱来。

  “唉,早知道如此,咱哥们也这样了,一颗好白菜啊,水灵灵的,身材火辣,还漂亮,只可惜让这新来的小子给拱了!”门口站着的几个服务生心里同样的懊恼不已。

  十分钟后,包厢的门来了,洛天满面春风的从里面走了出来,后面跟着那个怯生生的小丫头,脸有些红,低着头,一副乖的小媳妇一样,酒已经醒了,其实她本来也没有喝多少,而是借酒发疯而已。

  洛天冲容姐一笑,顿时引来那个经理和几个服务生的白眼,这有什么显摆的,哥们也一样搞定,只不过被搞定的这个女孩这么乖巧,不哭不闹,难道这小子那方面的能力这么强么?彻底征服了她?这些人心里倒是有些奇怪。

  容姐疑惑的看了洛天一眼!”好了,都回去做事吧!”容姐挥手把经理还有服务生都赶走了,这才转过头来看向这个女孩。

  “小妹妹,你叫什么名子,是什么人,怎么喝这么多的酒,这种场合是很危险的,知道吗?”容姐语重心肠的劝导。

  这个叫兰兰的女孩葱指一指洛天,洛天笑着点点头:“容姐,她现在没有地方住,要不让她住你哪里?哦,实在不行,让她跟着我也行,只不过我住地下室,床有点小,但是挤挤的话”

  看了一眼这个兰兰!”兰兰是吧,这样吧,我这里有房间,供客人休息用的,你酒劲还没过去,先休息一下,等晚上下班再说好吧!”

  容姐给洛天倒了一杯水,收了一下旗袍,双腿并拢,望着洛天,认真的问道,短短的一会儿,洛天帮助她处理了两件棘手的事,让容姐对洛天印象不错。

  尽管洛天看上去有些桀骜不驯的模样,不过看向自己的眼神却是极为尊重,容姐不知道是不是错觉,她从洛天的眼神之中,看到了深深的关心。

  望着眼前的女人,闻着那好闻的香气,眼神瞅了一眼容姐那露在外面的,洛天一本正经的说道,说完,又嘿嘿一笑:“当然,如果容姐不满意的话,我可以离开。”

  听了这话,容姐不由的一呆,打量了洛天一眼,最后苦笑了一下道:“现在你想离开,也不能让你离开了,你知道你今天惹到的那个南少是谁么?他叫南春华,是本市南天集团南火龙的独子,势力很大,据说和公安方面也有联系,你今天在我的场子里打了他,估计他是不会善罢甘休的!”

  “容姐,放心吧,我不怕他们,也绝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的,任何人都不行!”洛天认真地说道,他很想把他弟弟的死讯告诉她,可是感觉现在不是时候。

  一间茶社的三楼厢房,一个一身纹龙,满脸横肉,看起来很强横的家伙,正在床上翻云覆雨,床上的一对双胞胎姐妹娇笑连连,欲拒还迎,两个女孩身上的衣服加到一块,也不过是四只。

  “唉,阿容,不是我说你,这个南春华在南街区乃至东昌还是有些势力的,这件事,哎!好了,你也别太担心,这件事我来帮你摆平吧,等我的消息。”

  黄三挂了电话,脑海里中浮现出裴容那绝美的身姿,却是把火狠狠发泄到床上的女人身上

  裴容勉强的笑了笑,他从黄三的话里听出了对南春华的忌惮和不情愿,当年跟随黄三的几个女人,都有了自己的,只有自己还在给黄三打工,黄三曾多次暗示过她,裴容却一直洁身自好,从来没有超过自己底线。

  尽管嘴上教训着自己的儿子,南火龙心里却也有些恼怒:“裴容啊,裴容,你明知道是我的儿子,竟然还下这么重的手,当真以为有黄三罩着,不敢动你么?”

  “爸,这件事不能就这么算了,那个贱女人在里让人打我,那打的可不止是我的脸,打的是我们南家的脸啊!不给他们点颜色看看,这事说出去咱就不用混了,我看要不就给我贾叔打个招呼,把他们弄进局子里教训一顿!”

  南春华对洛天又恨又怕,却把这件事全部怪到了容姐的头上,毕竟洛天充其量也就是容姐的一个小弟而已。

  “抓个屁,你以为公安局是我们家开的?你以为人情是那么好欠的,混账东西,一天到晚打着老子的旗号胡作非为!”南火龙看着这个不成气的儿子冷声骂道。

  南火龙眼睛一瞪,南春华顿时吓的一缩脖子,不敢吭声了,他知道自己老子的脾气,虽然自己每次惹事,他老子都会训自己,不过训归训,事后还是照样帮自己擦,谁叫自己是他儿子呢。

  “这件事,你不要管了,也别再闹了,黄三是南街区的老大,三教九流都给他点面子,我们毕竟是做生意的,以和为贵,我来处理吧,相信黄三还是给面子的。”

  说着也不管自己老爹还在旁边,拿着手机便往楼上走去,语言要多下流有多下流,表情要多猥琐有多猥琐。

  看着这个混账儿子,南火龙气的黑着脸一坐在沙发上,南春华不清楚那个黄三的实力,他可知道,那是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家伙,黑着呢。

  那就是公安局的局长贾齐北,依靠着这层关系,南火龙在这里混的风声水起,也正因为这点,儿子南春华才敢这么肆无忌惮,没有少给自己惹事。

  想了想,洛天还是决定向裴容摊牌,毕竟,她是青龙的姐姐,有权力知道自己弟弟的死讯,他说的那东西便是青龙的遗物。

  裴容不由的一怔,一个刚认识的男人让自己去他的住处,裴容难免有些担心,况且她听洛天说过,洛天住的地方是在地下室的,那可是一个叫天天不应,叫地地不灵的地方。

  “算了,那改天,我给你拿过来也可以。”看到裴容脸色变化,洛天也知道裴容在担心什么,苦笑了一下说道。

  裴容想了想说道,她从洛天的眼神之中看到了一丝悲伤,而且通过今天发生的事情,裴容对洛天还是比较信任的。

  洛天的眼神有些神往,那是一段难忘的岁月,自己带着龙魂的精英出生入死,但最后,一帮人死的死,散的散,而自己也黯然离开了那里。

  “不管过去怎么样,人活着还是要向前看的,一切都会好起来的!过几天等南春华这茬事情处理好了,姐请你喝酒,你也把你的故事给我讲讲,怎么样?”容姐淡淡的笑着。

  “当然可以,不过话说回来,道上的事还是要慎重处理,毕竟现在是法制社会,小打小闹可以,但一旦触犯到法律,国家机器启动,不论黄三或者是谁,再强大的实力,也会被碾压成齑粉。”洛天认真的对蓉姐说道。

  两人开车很快的来到了洛天的住处,站在地下室门口,看着下面那陡峭的台阶,裴容心里有些发怵,这里有些阴森,有一种不见天日的感觉。

  “嘿,这里冬暖夏凉,挺好的。”洛天咧嘴一笑,其实,他来到东昌,身上根本没有多少钱了,只能暂时屈居在这里。



本网站所刊载信息,不代表辽阳新闻网观点。 刊用本网站稿件,务经书面授权。
沪ICP备15034072号-2 违法信息举报:企鹅:1 2 6 9 2 4 5 3 8 1
Powerd by 赣州信息网 版权所有